时空怪兽

很喜欢的一个写手,以及,很好的一篇文

西路西路:

* 好久不见,我是西路


* 祝我们的两个小朋友四周年快乐呀


* 依旧的文不对题(笑


 


00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回到过去,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去改变些什么呢?


 


01


 


“新年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在这一年最后的时光里,让我们把遗憾留在过去,带着希望走向未来。现场和电视机前的朋友们,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倒数,共同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吧!”


 


令人晕眩的灯光,烟雾弥漫的舞台,人声鼎沸的会场……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多少次在这样的氛围中度过跨年的夜晚。


 


眼睛有点疼,喉咙有些干。


咽了口唾液,王俊凯偷偷瞥了一眼身边的人,两人目光相触,马上默契地又游移到别处。虽然只有一瞬,王源笑得灿烂的脸庞却清晰地映入眼帘。明快的服装色调映在他的脸上、眼中,与昨夜彩排时疲惫冷漠的姿态相比,此时看着却像是另一个人了。


 


“5!”


 


全场都在欢呼,大家放声倒数,每个人的眼中似乎盛满了对未来的希冀。


 


“4!”


 


他们的声音跟现场所有人的融合到一起,王俊凯微微侧头,努力捕捉王源的声线。


 


 


“过去的一年里,你有什么遗憾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却忽然钻进耳蜗。


 


 


王俊凯眨眨眼,面前仍旧是光怪陆离群星璀璨的舞台,余光里仍然映着王源柔软洁白的侧脸。然而整个世界却似乎被按下了静音键,只剩那个陌生的声音在追问着:


 


“你想回到过去,去改变些什么吗?”


 


脑海中无数画面像被快进了的走马灯一般急速闪过,身边的王源与他隔了一只兔子的距离,不远不近,暧昧又疏离。他的手肘不经意碰到了王源,被倏然躲开。


 


王俊凯的目光黯了黯,低低地“嗯”了一声,便在下一秒陷入了一片漆黑。


 


被温暖的黑暗包裹着,没有声音也没有画面,仿佛丧失了五感。而那些被严严实实关在心里的、不为人所知的遗憾和念想,便调皮而放肆地冲开了一道道门锁,一拥而上,充斥着他的脑海。


 


对了,他想,我是想要回到过去的。


 


02


 


“那你想要回到什么时候去呢?”


那个陌生的声音再次出现。


 


无数零碎的画面似乎在眼前一闪而过,王俊凯皱了眉头想伸手去抓,却只有混沌的气流在手指间划过。像是过去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瞬间,他蓦然睁开双眼,身下是柔软的沙发,扎进眼里的是明亮的白炽灯。


 


五感逐渐恢复,窸窸窣窣的声音轻柔地敲击着耳膜。顺着声音的来源下意识地偏过头,一个单薄又熟悉的侧影安静地转了出去,轻手轻脚地拉上了房门。


 


抬手抚了抚额头,眉间的疼痛和呼吸不畅的症状提醒他,这是三月录制一个综艺节目期间,他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他专用的休息室。


 


当时还是初春季节,时不时来上一场倒春寒。那日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把既定的日程中断。因为疲劳导致抵抗力下降,王俊凯很不幸地着凉并得了伤风。


趁了这个间隙,他吃了药便倒在沙发上蒙头睡了过去。中午时候,工作人员见他没醒,也不吵他,只是安静地离开房间,商量着回来的时候给他带饭。


 


彼时,王源恰好与他在同一座城市忙碌于一部电影的拍摄。


 


他俩从小习惯了待在一起时有说不完的话,分开了还要每天打电话联系。而当时实在太忙,两人分别面对摄像机的时间比休息时间还长,手机是没机会碰了,仔细一数,除了交换过一些零碎的文字消息,他们也有将近一个礼拜没有说过话了。


 


王俊凯闭了闭眼,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一下,拿出来一看,亮起的屏幕里赫然排列的文字向读者传达着“王源与某女演员亲密夜游N市”的信息。一股情绪轰地一涌而上,王俊凯只觉得头越发地痛了。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如此渴望回到这一天。


 


休息室的隔音并不良好,门外偶尔响起不规则的脚步声,以及那人此刻故意压低的嗓音,隔着一块薄薄的门板亦能准确地落进王俊凯的耳蜗。


 


原来他来找我了。


 


王俊凯胡乱揉了揉眼,硬撑着被伤风和药效抽去体力的身子缓缓移动到门后。指尖的温度过高,触到冰冷的门把时像被冻到一般浑身打了个寒颤。


 


好难受啊,他想。


下一秒这句话从他口中不受控制地掉落,连同他发烫的额头一起,轻轻地落到了王源的左肩膀上。


 


额下的肩膀显然有一瞬间的僵硬,听到是王俊凯的声音后,那块肌肉又悄然放松了下来。王源的手掌以温柔的力道按在他的头顶,还不着痕迹地揉了下他的头发。笑着跟围在身边的人打了招呼,转身把王俊凯推回室内,门板再次隔绝了两个世界。


 


他被王源按在沙发上,那人带着潮湿气息的冰冷的手掌触上他发烫的额头,像是有镇痛作用般缓解了病痛带来的难受。


 


王俊凯这才抬起头,对上王源的目光。


那双落入了星辰碎屑的眼,在墨黑潮湿的发尖和盖到鼻梁的黑色口罩之间,闪着担忧的目光,满满的只盛着他一个人的身影。


 


“怎么就感冒了?这么冷的天淋了雨他们没给你好好擦擦吗?”


他焦急起来就容易咬字不清,翘舌音总是发的有点夸张。


 


很久没听他讲家乡话了,王俊凯这么想着,一开口就是他俩最熟悉的方言。


 


“你怎么在这?”


王源被刘海挡住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扯下口罩环顾四周,找到了水杯和饮水机,边走边回答道:


“听说你淋了雨,刚好我们那边也因为下雨暂停了,就过来看看。”


 


王俊凯低头笑了起来。王源跟他说话时,好像总是那么温柔,语调轻到他不用心去听,就会错过那一叶叶像羽毛一样缓缓落在他心尖的关心。


 


啊,对了。王俊凯又想起来了。他当时正是因为那条推送而被怒火遮住了眼蒙住了心,所以才错过了对方给他的从未减少过一分一毫的真心。


 


况且,王源从来不是会分辩的人,他从很多年前开始就非常清楚。


他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当在气头上王俊凯口不择言去质问时,对方掀起眼帘看向他,眼里盛满的仍是十五岁时的坦荡和纯粹,还有几分他无法理解的委屈。


 


一口一口慢慢地喝着王源递过来的热水,王俊凯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正无法抑制地悄悄上扬。


 


“欸你笑什么笑啊,都发烧了还笑得出来。”王源的语调提高了一点,似乎真的有点急了。王俊凯盯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正翻找着面前茶几上的药盒,没有回答他。太阳穴还在突突发疼,鼻尖像塞了几团棉花一样呼吸不畅,但心里却异常舒畅


 


——真的太好了,这次我没有错过。


 


只身穿过异乡的滂沱大雨,发梢尚且凝着初春的寒意,双眸盛着全宇宙最温暖的星光;你不顾风的凛冽和雨的纷扰,踏着坚定的脚步来到我的面前。


 


>>> 


 


王源并没有待太久。


助理发来消息说他来探班的事情已经被媒体知道,为了躲开不必要的采访,更为了能让王俊凯这个病号好好休息,王源留下一堆罗里吧嗦的叮嘱,就匆忙准备离开。


 


把他送到门前,在他手掌握上门把的瞬间,王俊凯伸手按住门板,把跟他身量相当的王源困在了怀里。


 


身后传来王俊凯比往日微高的体温,王源低头拉了拉口罩,睫毛快速闪动了几下的画面被对方捕捉。他轻轻呼了口气,转过身来看向王俊凯。


 


目光相撞,心如鼓擂。


 


两人实在靠得太近,王俊凯的呼吸就打在他的额前,王源甚至能感受到刘海轻轻扫过眼睑的微痒。他又眨了眨眼,尽量用冷静的目光和语气询问他的队长:


“舍不得你源哥走啊?”


 


王俊凯嗤地笑出来,因为感冒而有些发红的眼眶虽然挂着疲惫,精致的眉眼间更多的是能把眼前人融化的属于初春的暖意。


他伸出手正了正王源并没有戴歪的棒球帽,指尖又从那人柔软的脸颊划过,勾了勾下巴处的口罩边缘。王源瞪着眼看他,像只受惊的小动物,让他有种回到十几岁时的错觉。


 


最后,王俊凯亲自拉开了门,顺手拍了拍王源的头顶,低声道:


“谢谢你啊,王源儿小朋友。”


 


趁对方还没来得及回头,便逃也似的关上了房门。


王俊凯掏出手机,手腕还有点抖,指尖滑动了好几次,终于删除了那条扎眼的推送。


 


他重新躺会沙发上,盖上薄毯,安心地舒了一口气,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一直该相信的只有王源,那双眼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曾也不会欺骗他;


那个人无论走过多长的路,看过多美的景,遇过多好的人,都是他的小朋友。


 


那个眨着大大的眼睛,甜甜地跟他谈天说笑的王源小朋友。


 


03


 


感觉身体被大力撞了一下,王俊凯眼波微动,发现自己正重新被喧嚣和灯光包围。


 


台下的人还在疯狂地大声呼喊着台上人的名字,台上妆容精致服装华丽的表演者们脸上挂着完美无缺的笑容带领着所有人一起倒数:


“3!”


 


王俊凯一阵激灵,怀疑自己刚才走神太过,却发现原来时间只过去了一秒。他的目光有些迷茫,心里却在一瞬间翻过无数巨浪。


 


咬着唇,他的思绪飞快地转动


——还有三秒,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回去一趟;我还有想要更改的过去,想要传达给他的念想。


 


毫无预兆地眼前白光一闪,王俊凯飞快地接受了设定,回过神来马上仔细去打量眼前的场景。


 


没错,就是这天。


 


他低头瞥了一眼手里捧着的东西,静静躺着的蛋糕上覆盖着各种颜色的翻糖和奶油,大量的糖分以无法辨别的姿态纠缠在一起。用叉子舀起一口放进嘴里,太甜了,他想。


 


王源今年的生日演唱会也圆满完成。庆功会兼生日会上,那人像个兔子一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乱窜,不时被灌几杯酒,或者大大咧咧地跟人合照,毫无一个成年人的自觉。


 


王俊凯安静地坐在角落,看似缥缈的目光一直紧紧黏在那人身上。表演下来之后马上就把大队拉到酒店,王源连衣服都没换,只摘了耳返,顶着特别帅气的发型和神气的妆容接受着作为寿星的待遇。


 


良久,王俊凯终于叹了口气,把蛋糕随手放到身旁的桌上。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助理,并要回了自己的外套。


 


助理今天也难得地喝了不少,微醺着问他:“这就回去了?”


王俊凯抿着唇拍了拍他的肩,什么也没说,只是径自走向餐厅场地中央,准确无误地抓到了王源。


 


前一秒还在笑得像花儿一样甜甜地喝下来人敬过的香槟,下一秒回头看到王俊凯后,王源的脸刷地黑了下来,嘴角朝下拉着,表情盐得方才还笑得花枝乱颤的小女生一个哆嗦。


 


两人目光相触,脸上竟都是无法言说的僵硬。围观的人群只从他俩的眼神中感受到噼里啪啦的电光炸裂,那个小范围内一下子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敢上前规劝。


 


王俊凯的手掌从王源的后颈移到左肩,微微低下头在他耳边威胁般低声道:


“你,跟我出来。”


王源一个激灵,下意识就要跟着王俊凯转身,忽然又想起他俩还在冷战,瞬间有些进退两难。王俊凯无奈,只好再靠近一点,呼吸喷到他的耳尖,熏红了一片。


 


“这么多人看着呢,来,出去说。”


 


太过温柔的语气,低沉熟悉的声线,近在咫尺的距离,落在王源的耳膜上,他有点愣神又有点不知所措。王俊凯的表现让他误以为两个多月以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两个多月以来他们也并没有互相犟着没说过一句话;只是像以往一样,他们熟悉亲密得没有安全距离,只要王俊凯靠近他,一句话一个动作,他便愿意抛弃身边的一切随他而去,哪怕是龙潭虎穴,哪怕是天涯海角。


 


王源觉得鼻尖一酸,低下头来顺从地跟着王俊凯离开了大厅。餐厅里少了主角的晚宴气氛并没有因此冷却下来,更多人也只是借此机会图个开心罢了。


 


但王俊凯不一样,他给王源的生日庆祝这才开始,王源就是他的男主角。


 


04


 


王源站在十一月初的寒风中,单薄的衣衫挡不住初冬深夜的低温。他盯着眼前的人,王俊凯跟他一样,脸上仍未卸妆,柔顺的头发被发蜡定型,刘海撩起来露出英挺的眉毛。今天化妆师给他画的眼影好像有点重了,本来就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在酒店室外昏黄灯光的渲染下竟带了些惑人心魄的性感。


 


王源迎着王俊凯稍稍下垂的目光,觉得自己有点紧张,比第一次生日演唱会上台前还要紧张。心脏在左心房猝不及防地越跳越快,让他只恨自己太不争气,在王俊凯面前,连自己身体里最重要的心脏都毫无招架之力。


 


王俊凯把特意带出来的外套披上王源的肩膀,靠得过近的鼻尖不小心擦过他微微翘起的刘海,有点痒。王俊凯轻轻笑了声。王源抿着唇瞪他,他扬起食指指着那撮头发笑道:“你的刘海好硬啊。”


 


王源忍不住想翻个白眼,但又不想破坏难得的气氛,只好忍了下来,装作不耐烦道:


“你叫我出来到底什么事。”


 


如果他没记错,他们的确是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好好说话了


——从王俊凯生日那天开始。


 


他忽然有点难过又有点后悔,如果那天他不那么冲动就好了,如果他不说出来他们说不定还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兄弟。想到这儿王源又觉得有点委屈,都怪那天的灯光打得太暧昧,穿着白衬衫黑西装的王俊凯笑得太完美,他心里的那个很爱很爱对方的自己才会一下没忍住跳了出来,把最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


 


他当时羞得不敢看王俊凯,眼光到处乱飘,因此根本不记得对方的表情和反应。他只记得王俊凯那天最后一次上台前,一手塞着耳返,一手握着麦并伸出手指触了触他的脸,模糊地说了句什么。然后王源就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队长,他的哥哥转过身,消失在镁光灯的明亮里,消失在粉丝疯狂的尖叫声中。


 


那日王源没有留下来,在王俊凯下台之前就谎称身体不适独自回了家。那一整个晚上,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无声地痛哭,分明没有其他人在,却早已习惯了哭也不能发出声音。那是王俊凯教他的,他说,我们要学会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王源很委屈很委屈,他觉得他已经做到了,“不动声色的大人”。


 


他已经是能轻松掌控全场主持人,也是个广受好评的演员,更是那个从小跟王俊凯唱着喜欢的歌长大的歌手王源。


 


他已经是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了,可是王俊凯听到他的告白后,说的是什么?


那个人的指尖拂过他的脸,只说了三个字:


 


“你还小。”


 


05


 


王俊凯看着眼前王源那些自以为控制得很好,却把自己的心理活动出卖个干净的表情管理,心里有个小人笑得在打滚,只觉得这样的王源是在是太惹人喜欢了,绝对绝对不可以被其他人看到。


 


王俊凯动了动手指,主动打断了这段没有意义的沉默。


 


他说,王源儿,你别生气了。


王源撇过头不看他,眼里隐隐蓄了些水光。


 


王俊凯叹了口气,双手按上王源的肩,用目光强迫王源与他对视,王源再怎么不去看他,余光里早就被披着一身暖光的人填的满满。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我今天就二十岁了。”


越想越委屈,话一出口,眼泪就噗啦噗啦地掉下啦,挂在脸颊上,落在鞋尖上,打在两人脚尖的水泥地上。还有几滴挂在王源浓密的睫毛上,红着眼的坚定目光分明是男孩子倔强的骄傲,王俊凯却从二十岁的王源咬着唇的表情里看到了撒娇般的柔软。


 


“王源儿,对不起。”看着眼前的人,王俊凯竟也感觉喉舌苦涩。他越发后悔当初自己不清不楚地一句拒绝,更后悔这两个多月来犹豫不决的自己。


 


但很幸运,他有机会从带着遗憾的未来回到现在,没有任由故事重蹈覆辙。他已经错过了一次,他很清楚这是唯一的机会。王源总是误会他被自己所厌恶,所拒绝,而他却总是委屈地以为是对方不理解不体谅自己的心情,却从未主动去跟王源坦白自己真实的感情与想法。


 


他俩在这一年最后的几个月里,就像是互相屏蔽了对方发出的一切讯号,主动被动地拒绝与对方有关的一切信息,除了工作上必要的交流,私下的互动基本为零。


 


偶尔也会有买水的时候某人顺手给路人买了一瓶,或者打饭的时候路人习惯性给某人多打半份,回过头来看到对方,火气又腾地冒上来,恨不得把刚给他准备的东西直接扔对方脸上。


 


男孩子的怒火表现得那么直接又任性,但他们又跟普通的男生之间的吵架有所不同。


 


都是把彼此放在心尖上的人,偶尔有个磕磕碰碰都心疼得不得了的人,自己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的人,哪舍得真的毫无保留地打一架,不管三七二十一火气直冲对方撒。


 


因为有了喜欢,有了羁绊,有了那些一同经历的成长,才明白对方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多么珍贵,才有了那么多小心翼翼不敢张扬的念想。


 


05


 


“今天你在台上已经说得够多的了,现在开始听我说,你不要说话。”


 


王源哑然,下一刻被握住后颈,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胸膛贴着胸膛,双方的呼吸和心跳都清晰可闻。他放松下身体,感觉手指有些冷,就轻轻放到王俊凯背上,无意识地轻抚着那段突出的脊梁骨。


 


“我不是会说话的人,我死要面子不爱道歉,我也没有你勇敢。”


话音刚落,怀里的人动了动,王俊凯紧了紧臂弯,安抚住了人。


 


“那一天太匆忙了,我甚至都没听清楚你说的话,只是听到你说关于‘爱’的字眼,就下意识地说你还小……那天回去之后我才开始认真去思考我们的事情。


“这两个多月以来我也想了很多,有好多次都想跟你好好谈清楚。可是工作很忙,更重要的是我希望自己能真正想清楚之后,再认认真真给你一个答案。”


 


王源抬起来的手终于圈紧了王俊凯的腰,他把人箍得很紧,似乎是怕眼前的人会突然走掉。


 


“你生日前那段时间,一刷微博铺天盖地都是粉丝应援的图片,连跑行程的途中都能遇到印着你照片的灯箱。他们说‘你值得被全世界喜欢’,我看了觉得超不爽好吗。”


 


王源在他怀里“哧”地笑了一声,王俊凯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我占有欲超强的,只想你被我一个人喜欢。可我也很无奈啊,王源儿这么优秀这么好,我也没办法阻止别人去喜欢你你说是吧。”


 


王俊凯顿了顿,王源乖乖抱着他不做声也不动,微偏着脑袋,头发毛茸茸地竖着,似乎在认真等待王俊凯接下来要说的话。


 


“所以我决定了,你只喜欢我一个就好了。”


 


这句话被他说得很轻很轻,轻得几乎只有气音落在王源耳际,像是一阵风刮过他的鬓角,却实实在在被捕捉到了。


 


“王俊凯,你也太霸道了。”王源半张脸埋在王俊凯的肩膀,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王俊凯轻轻一笑,一阵微妙的战栗透过胸膛传到心脏。


 


“我已经是大人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替我决定。”


王俊凯闻言愣住,任由王源松开他,略显无措的目光被对方捕捉。王源调皮地弯起了眼眸和嘴角,亮晶晶的瞳子和粉嫩的唇角都在向他告白:


 


“我一直就只喜欢你一个啊。”


 


王源目睹王俊凯墨黑的瞳孔微微收缩,他分明看见了,那片星海涌动着激荡的浪潮,汹涌得似乎要把眼前的自己卷进他的无边宇宙


——那里住着他的身影,从他还是小小一只的时候,直到如今两人长成肩膀宽厚的男子汉。


 


王俊凯伸出手紧紧抱住眼前的人,缓缓闭上有些发酸的双眼,鼻尖凑到王源耳边小心翼翼地嗅着属于他的气味。


 


这人竟连鬓发间都充斥着香甜气息,让他如此心动不已。


 


这一刻他的心里是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安心与踏实。


此刻,王源是属于他的,他们是属于彼此的。


 


没有舞台,没有旋律;


只有彼此,你是唯一。


 


 


06


 


“1!”


 


王俊凯倏忽睁开双眼,一声巨大的爆破音在耳畔炸裂。


 


伴随着轰鸣的烟火声以及粉丝艺人们的欢呼新的一年终于到来,他偏头去看站在他左侧的王源,那人也带着盈盈笑意看着他。周遭太吵,灯光太亮,他听不清对方的声音,也看不清他的嘴型。但王俊凯依稀感觉自己听到了,王源在跟他说新年快乐。


 


舞台上大家毫无秩序地相互拥抱和祝福,主持人向他们走来,一手一个抱住了王俊凯跟王源。就是此刻,王俊凯抬起手臂搂住了王源的后背,并凑到他的耳边,又怕太吵他听不到,就有点用力地喊了一句:“王源儿!新年快乐!”


王源回头看他,笑得坦然又快乐。


 


有无数金粉银片自空中簌簌飘落,两人弯弯的眉眼里都映着星空璀璨。


 


过去的故事被铭刻在宇宙洪荒;


未来的征途是无边的星海浩瀚。


 


 


07


 


“去年你最大的成就是什么呢?今年又想要得到怎样的进步?”


“去年我最大的成就是,非常幸运地改写了过去,没有让遗憾变成永远;


今年最想达成的心愿是,好好守护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带着他在未来走得更远,变得更强大。”


 


 


08


 


那一年蜘蛛落在你的头发上,


而你落在了我的心尖上。


 


END




>>>




谢小姐们:




你们好哇。




实在是很久不见了,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们说。但我也知道很多人已经不在了,就给能看到这里的人絮叨两句吧。


这篇文是边刷着微博看4周年的各种预览边写完的。本来是跨年时候的脑洞,当时也只写了一点。后来因为实在太忙太累,也没有再写东西了,715的时候也想过发一篇,但还是由于时间和精力不允许一拖就拖到现在。


一眨眼就喜欢他们三年多啦,印象中他们明明还是孩子的模样,今天一看却发现两人早已长成了翩翩少年。他们活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有新鲜有趣的体验,也有艰辛痛苦的经历,但正是因为这些一同看过的别人没看过的风景,共同走过的别人没走过的路,让他们变得如此与众不同。


我真的太太太太太喜欢王俊凯和王源了。


于我而言,如果没有了他们这一路的成长和故事的陪伴,难以想象那些最谷底最彷徨的日子我是怎么走过来的,直到今天,我仍然依靠着他们的美好支撑着我心底最后一丝关于年轻和青春的倔强。


想把最甜美的糖果和最柔软的抱枕都塞到他们怀里,但又很清楚这并不是他们所需要的。


每年的周年演唱会都在我生日当天,我却因为身在异国学业繁忙而无法身赴现场为两人亮起蓝绿灯牌应援。只能在这小小的房间里,继续做着我小小的梦,努力学习生活,努力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才配得起对凯源的这份喜欢吧。


啊,又乱七八糟说了一通,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啊。


应援真的辛苦了,感谢凯源家大家的不放弃的坚持和铁血的硬气,未来无论多苦多难,我们一起走下去。


黑暗无边,与你并肩




西路


2017.8.11



评论
热度(626)
  1. 抹茶蟹圆子西路西路 转载了此文字

© 代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