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

有触动到我。

RANROYW:

1


绵延的细雨坠了好多天。


 


迟迟不来的公交车比迟迟不来的晴朗还要磨人。


少年蹲下身挽起裤脚,抬起双肩包顶在头上,干脆的跑入雨中。


 


水花四溅的声音踏下噼噼啪啪的旋律。


低气压,雾蒙蒙的天空,湿透的帆布鞋。


一点都不喜欢雨天。


 


2


一楼的灯长年都是坏的。


 


少年本打算甩甩手上的水掏手机照明,却没想到刚踏进去,灯便亮了。


怔了怔,嘴角不自觉的弯起来,抛开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不说,那个笑容的确比日光还要更温暖一些。


 


在转弯另一边靠墙站立的青年被笑容感染,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少年越走越近,不自觉的挺直了背。


却不是预想中的震撼见面,少年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低垂着眼眸匆匆侧身而过。


等站着的人反应过来迅速追上去时少年已经走到了二楼。


 


“哎…”感觉喊自己的名字有些尴尬,没等少年回头,王源便凭借着身高的优势三步并做两步的追了上去。


 


四目相对,少年站着问道:“啊…你是大源源么?”是又认真又笃定的语气。


静默了挺长时间,直到感应灯灭掉,青年才反应过来慌忙敲了一下墙壁,手在空中滑出一个弧度僵硬的半圆轻轻放到少年的发顶上揉了揉。


在暖黄色灯光中,中二的打了一个响指,“答对了!”


换来的是头发边角淋到雨水的少年不满的摇头。


 


3


“所以说你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穿越到这里了?”王源一边擦头发一边甩给大源源一套爸爸的睡衣。


“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不害怕啊!我以为你会接受不了这种打击还为我们的相遇准备了一个下午。”青年边换衣服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少年。


“我都已经13岁了!”少年抛过一个眼刀,不满的嘟囔着。


却没料到青年惊讶的跑过去拿起他的手机翻开了万年历。


“所以现在已经2014年了!”


“所以你再这么一惊一乍的!我都要嫌弃自己了!”


 


所以,现在时间是2014年的9月中旬。


大源源王源从2027年不小心回到了过去。


如果非要选择一个节点来开始这趟奇怪的旅程,王源想,或许2014年真的是不错的选择。


 


这一年自己所在的组合红的速度有点快。


随之而来的各种活动塞满了初二开学前的整个暑假。


同时,连同开学的每个周末也不放过。


 


好像什么都记不太清楚了,


只是想起,那一年的9月,下了好久的雨。


绵延不绝的雨天混杂在阴晴不定的世界里,搅浑颠倒着赞美和诋毁。


连同心情也被困在雨天里。


潮湿、落寞还有咸涩的味道。


 


“诶,大源源。”


躺在身边的少年闭着眼的模样还是小孩子。


“未来的王源,是什么样子?”


在黑暗中踌躇了很久,少年不好意思的睁开眼看向身边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4


周五的教室总是有一点点周末前的躁动,即使在这个几乎全班都是优等生的班级里也不例外。


下课铃声一响,就蜂拥而出的学生们纷纷举起各色的伞。


女孩子们从窗前结伴而过,临近王源所在的班级窗户纷纷放慢了脚步,有胆子大一点的女孩从伞下探出头来张望,看到窗前的少年时红了脸颊,又被同伴怂恿着绽开笑颜,不好意思的推攘中淋湿了校服衬衫,氤氲开了一片深色。


 


王源毫无察觉的自顾自收拾着书包,抬起头望向窗外,又看了看还在班里打扫卫生的3个值日生,最后的视线落在了角落的篮子里,只剩3把伞了。


“我先走了,周一见。”


少年抓起校服外套和朋友挥了挥手。


“唉,王源。你拿把伞吧。”


看着跑入雨中的少年,同伴追出去喊道。


“啊,不用了,你们离家远。再说了,在雨中撑着外套跑比较符合我的气质。”


少年停下脚步回头弯起唇角,还不忘吐舌头做个鬼脸。


 


回过头却撞进一个怀抱。


带着墨镜和帽子一脸笑意的人。


 


抬起头,雨停了。


 


如果不是因为雨天,人们一定会注意到——


黑色大伞下一高一低的两个背影一起走在南开校园里。


高的那个人把伞偏向他身边的男孩,两人保持着亲近却不亲密的距离。


一路相携交谈着。


 


“你待会要去公司吧?”


“是啊,最近小马哥的车坏掉了,我得自己打车去。”


“爸妈又出去玩了?”


“你不是昨晚就知道了么?”


“你不会是为了在雨天耍帅故意不带伞吧?”


“才不是,是我的伞送人了。”


 


……


 


“班里又少了一把伞!最近每天丢伞也是很烦啊。”值日生拉着女班长站在伞篮旁边抱怨着。


“最近总是下雨会不会是路人来借用一下?”班长一边抱着社团表格一边看向值日生。


“才不是,这个月已经第三次了。”


“不会又是王源的被拿走了吧?”女班长跟着值日生蹲下去一一查看伞柄上的名字。


“肯定啊,大明星嘛!也不知道是哪个…”


女班长看到恰巧抱着语文作业走进教室的王源,推了值日生一把打断了对方的话。


“啊王源,你的伞又被拿走了。”


少年眼神暗了暗,抿着唇。


“不好意思。”


 


转身看了看窗外仍然绵延的细雨。


什么时候雨才停。


 


…….


 


发现青年突然停下了脚步,少年抬眸看向身边的人,大源源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发顶。


“你的伞又被拿走了吧。”


是微不可闻的叹息。


 


5


从公司训练结束和伙伴道别,已经11点多了。


“张叔,今天不用送我回去了,我哥哥来接我呢。”


“你什么时候跑出来个哥哥啊?”


“啊,就是远方来的亲戚嘛。正好我爸妈不在的这几天被派来照顾我。哈哈。”王源抓抓头发,眼睛一亮一亮的。


张叔已经按下B1的手又移动到1。


“臭小子,那我送你到你哥那里。”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哥比较害羞不敢见人。”


 


“说谁不敢见人啊?”


等在电梯旁边的青年,恰好听到了门开后少年的声音。


 


愣住的张叔半天反应过来。


“你哥长得可真帅啊!”


“当然了,我哥嘛!那张叔再见!”


刚刚迈出电梯,就被来人一把拉过,风一样的跑出大楼。


“大源源,你着什么急?你真的害羞啊!”气喘吁吁的王源挣扎着想脱离身边人的手掌心。


“张叔那么好的眼力,待会就会发现我们俩长得一模一样啊。”


 


少年被拉着狂奔在下过雨的街道上,像微风穿过海洋。


贯穿胸膛的甜湿味道。


雨真的停了。


 


路过广场公园看到还在唱歌的街头艺人,少年突然拉着身边的人走过去。


“大源源,你还在唱歌么?”


声音突然怯怯的,降了好几度。


眼神也躲闪起来,害怕答案又期待答案。


 


成长为大源源的那个人,独有的薄荷音从话筒那边传来。


 


【你是第一个发现我越面无表情越是心里难过


【你比谁都还了解我内心的渴望比表面来得多


 


少年突然跑过去拉着那人握话筒的手拽下来。


还没有度过变声期的清亮薄荷音和带着大提琴般低沉好听的薄荷音合在一起——


 


【我要去看得最远的地方和你手舞足蹈聊梦想


【像从来没有失过望受过伤还相信敢飞就有天空那样


【我要在看得最远的地方披第一道曙光在肩膀


【被泼过太冷的雨滴和雪花更坚持微笑要暖得像太阳


 


意料之中的直抵人心。


我想一直唱歌。


更坚持微笑要暖得像太阳。


 


“大源源,今天舞蹈老师又夸我啦!”


少年的微笑还没被尽收眼底,又突然耸下肩膀,


“但是下周又要出门赶通告了,也不知道老爸老妈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吃妈妈做的菜。”


“好像虽然很累,但是我会好好努力的。”


 


“大源源,你为什么要回到过去呢?”


 


你能体谅,我有雨天。


谁能明白,你的雨天。


 


6


是被饭菜的香味弄醒,少年王源揉着眼睛走出卧室,看到了在餐桌上看报纸的爸爸和在厨房忙着的妈妈。


“大源源呢?”


王源又返回卧室看着只有一团被子的床忙冲着外面喊起来。


妈妈走进来揉揉少年乱糟糟的头发,


“大源源不就在这里吗?已经是大孩子啦,爸爸妈妈不在家也可以照顾自己啦!”


“不是,就是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大源源….”


少年着急的想和妈妈解释大源源的存在。


妈妈却笑着以为自己做梦了,转而亲亲宝贝大源源的额头。


“哪里有一模一样的人啊。”


 


怎么可能有一模一样的人呢。


大源源棱角分明的侧颜,


拉起自己的手奔跑在雨后的街道上,


耳边响起的动听歌声,


都是比太阳还闪耀的存在。


那是未来的我自己。


 


“源源,去公司带着伞吧。”


“可我的伞丢了啊。”


“可我和你爸早上回来看到门边有一把黑色的伞。”


王源抓紧手中的伞在一楼喊了一声——


“大源源。”


那个长年都坏的声控灯居然真的亮了。


少年微微弯起唇角。


撑开了伞。


 


7


 “诶,大源源。”


躺在身边的少年闭着眼的模样还是小孩子。


“未来的王源,是什么样子?”


在黑暗中踌躇了很久,少年不好意思的睁开眼看向身边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是你喜欢的样子。”


那人转过头来对上王源亮晶晶的眼眸,微微笑起来。


是你自己想成为的人。


是你没有辜负过自己的人生,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坚持和努力。


 


是你自己的样子。


 


那,


你为什么要回到过去呢?


想和你说谢谢,加油,还有——


撑过雨天。



评论
热度(113)
  1. 溺死在海里的鱼低油低盐低糖 转载了此文字

© 代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