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架空】《尘埃星球》

谎言终究是谎言。内含隐喻。

春梦桑:

你们要相信,总有一个世界是因你们而存在的。


 


1、


 


去他妈的使命。


 


石教授走过长廊,曲折的过道像是杂食动物的肠道一样让他恶心。他的目光已经看到过道尽头的那个办公室,里面坐着几匹狼。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现在应该在法国女郎怀里喝着红酒,而不是在实验室里盯着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的数据揉脑袋。


 


“是我。”打开门,“老伙计们,又有什么操蛋的任务了?”


 


办公室里摆放着一个圆形会议桌,坐在椅子上的众人已经习惯了石教授的粗鲁,连眉毛都不挑一下。


 


一个光头开口了,“把你叫回来是因为确实出了大问题,不然我们什么时候剥夺过你们休假的权利。”


 


“嗤。”石教授不置可否,随意拉了张椅子出来,坐定,“收起你的虚伪吧。”


 


光头顿了顿,继续说道,“黑暗伴星,要公开了。”


 


2、


 


毫无疑问,石教授是个优秀的天文学家。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惊讶才显得理所当然。


 


什么是黑暗伴星?


 


1964年,黑暗伴星的假说被提出。它的定位是我们看不见的、太阳的伴星,用于解释每隔2600万年左右就会发生的物种大规模灭绝事件。


 


后来天文学家又发现了种种它存在的迹象,但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以上是骗你的。


 


其实早在数年之前,美国的研究所便观察到了黑暗伴星的真实面目,它们不仅不黑暗,反而美丽的很。对,是“它们”而不是“它”,所谓的黑暗伴星,其实是双星系统。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双星系统没有主星伴星之分。一般来说我们将较亮的一颗称为主星,较暗的一颗称为伴星,但这个神奇的双星系统,至少在石教授能够存活的百年中,没有明显的亮暗之分。


 


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它们的距离非常近,即使舍弃望远镜用分光方法得到一个光谱,也只能知道它们之间的距离远远小于一般的双星。


 


于是科学家们把其中一个称之为Karry,另一个则是Roy。


 


正当他们打算继续研究时,2012末世说开始盛行了。黑暗伴星作为“复仇女神”出现在舞台上,这个角色神秘、诡异,满足了世人对末世的一切幻想,既不无知,也不晦涩,几乎让那些年轻人为之疯狂。


 


人们需要人为的刺激和恐惧,正如玛雅预言的真相,即使被发现了,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也不能够了解到。一个你知我知大家却不知的真相,并没有舆论带来的利益可观。


 


于是有人大手一挥,黑暗伴星的论调就这么定下了。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黑暗伴星并没有成长为另一个玛雅预言,背后的人暗骂一声运气不好,这件事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石教授是个科研人员,也仅仅是个科研人员,他对这样圆滑的政策是不齿的。当年他并不知情,后来了解到事实之后便大呼后悔,天知道他有多迷这两颗神奇的星球。


 


“石,你的机会来了,我们需要派出一个人协助他们继续研究。”


 


“这是我第一次感谢你们打断了我的假期。”石教授嘴角一扬。


 


3、


 


观察的工作是枯燥的,除非是对工作抱有极大的热情,否则将无法忍受那日复一日的无聊过程。


 


石教授显然是研究所里的一朵奇葩,他对这两颗星球的热情胜过对他的法国情人。


 


“石,你可以去休息了。”同为华裔的陈看了看表。


 


“让我算完这一组数据。”石教授没有偏头看陈,“这太美妙了,你不能阻止我。”


 


陈摇了摇头,独自走了出去。


 


石教授此时并不疲惫,他兴奋得像是刚开荤的十八岁少年。


 


“这两颗星球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石教授在他的研究记录上又记下了几点。


 


最初,Karry首先诞生了,它的质量大约为2至3个太阳质量。 这以后,正如其他恒星演化过程一样,质量较大的恒星演化得很快,Karry消耗掉了大量的氢元素,其外层慢慢膨胀起来,很快膨胀为一颗红巨星,其半径不断增大,而其内部已经形成了一个半径约为太阳几十分之一的白矮星核。


 


若是按照这样的规律发展下去,Karry将成为最普通不过的星球之一,等待它能量耗尽,它就将消失在宇宙中,但这时,Roy在它身边出现了。 


 


当Karry外壳开始进入Roy的引力范围时,Karry的表面物质开始受Roy的引力离开Karry表面流向Roy表面。但由于两星相互公转以及Roy的自转,流来的物质并不立即落在表面,而是先在Roy周围随Roy自转形成一个碟状气体盘,然后才能逐步降落在Roy表面。


 


神奇的地方来了。按照常理,Karry不断有物质转移到Roy,这使得Karry的老化进程急剧加快,并以更快速度膨胀,甚至将Roy的轨道吞没,这个过程将持续数万年。 而事实上,Roy作为较年轻的星球,却并没有无限制的接收Karry的物质,反而在他们两之间形成一个循环。Karry没有变成白矮星,相反的,他维持在了最年轻强盛的阶段。


 


“它们之间的引力场神奇得不可思议,”有研究员这么说道,“相互吞食,相互牵制,直至形成一个明显的强弱落差,这是宇宙的规律。然而它们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却形成了独特的循环系统。它们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共存至宇宙灭亡的双星——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


 


4、


 


第一期纪录片非常成功,成功得不可思议。


 


无论是否真的是天文爱好者,总想要讨论一些前卫的话题来显示自己的知识储备。Karry&Roy无疑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真正的“巨星”。


 


就像我们总是说“你像北斗七星一样照亮了我”,Karry&Roy如今变为了陪伴的象征。


 


一个星球是从尘埃开始形成的,它侥幸地躲过了同类的蚕食,慢慢地壮大,这个过程需要数百万年。而另一个星球,从他们被对方的引力场吸引,到形成双星系统,需要数万年。这其中,一旦任何一秒、任何一个地方出了任何一个问题,Karry&Roy就会像俗套的双星一样,变成互相掠夺的敌人。


 


但他们做到了,这是几百万年的奇迹。


 


5、


 


石教授是个科研人员,也仅仅是个科研人员,他对所有妄图抹杀真相的行为都是不齿的。但令人无奈的是,他是个公职人员,上头是有人管着的,而这种管,他多半没有与之对抗的力量。


 


“我说了多少次了,Karry和Roy跟太阳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不是三合星!黑暗伴星的理论在我们的研究下早已站不住脚了,为什么要硬生生给他们扣上这样的名号?不捆绑在一起不行吗?”石教授气得掀了桌。


 


对面的啤酒肚却是不为所动,“唉,你们研究你们的,观众看观众的,这有什么冲突吗?”


 


“这有什么冲突?你告诉我这没有什么冲突?”石教授双眼喷火,“你以为科研是写童话故事?从此以后Karry和Roy开心地和太阳一起转起了圈圈。太阳是闪闪发光没错,可是这和它们有什么关系?你嘴皮子上下一翻就决定是谁生的它们了?”


 


石教授说话不带喘,啤酒肚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那么下一个纪录片我们拍什么?拍它们相信相爱一起吃顿饭?年轻人,它们现在的话题度禁不起糟蹋,观众只会看他们想看到的。”


 


石教授冷笑,“它是纪录片,不是电影,不需要安排好的情节。”


 


“星球怎么样,在于我们包装的怎么样。”啤酒肚哼了一声,转身走开。


 


石教授瘫坐在椅子上。他知道自己会输。


 


但是不甘心。


 


6、


 


总得有人来做真相的捍卫者,石教授想到,这样的事情在几年前已经发生过一次了。特别是,他放不下这两颗美好的星球。


 


石教授又一次看向他们的光谱图。


 


它们在离地球很远的地方,远到我们来回一趟的时间足以让人员消失在地球上。它们相生相伴,不知道地球上有这么一群人,研究它们,宣传它们,将他们当做是一种精神寄托。它们也不知道,在它们和一块宇宙垃圾碰撞的时候,又或是在它们燃烧内核附近的氢原料时,这群人在为他们编撰着美好却子虚乌有的故事。


 


它们只是两颗星球,只是两颗可能在宇宙大爆炸时和对方打过招呼的尘埃。


 


而它们的转动,无关他物,是真实,是本质,是规律。


 


亦是真理。


 


7、


 


“谁发的这篇报道?”啤酒肚环视一周,眉头的川字能够夹死苍蝇,“我们的纪录片发售之后,为什么还会有这种事出现?”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


 


“这是在指责我们掩盖科学真相咯?很行嘛。”啤酒肚重重地锤在桌子上,“现在网络上的风向是怎么样的你们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


 


回国的石教授勾着嘴角看网络上的评论。总会有人发现真相的,三合星的理论不攻自破,原本痴迷于Karry&Roy的人松了口气。在哪不能工作,我就不信那啤酒肚的手能这么长。


 


他的眼睛发亮,像是那两颗美丽的星球。

评论
热度(1064)
  1. 抹茶蟹圆子春梦桑 转载了此文字

© 代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