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穹途 (现实向/短完)

怡sir.: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分开了,我们也要沿着自己的路好好地向前走。


 


01


每次临近飞机降落时,特别是降落前的二十分钟左右,飞机上的小婴儿总是会哭。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所有的小孩,齐刷刷地一起哭。这是一种必然现象——已经搭乘过无数次飞机的王俊凯得出这个结论。现在坐在他正前方的母亲正抱着她的新生儿,有些手足无措地哄着。而那小baby依旧在哭,和大约十排之前的某个孩子一起。两道尖锐的哭声划破机舱的静谧,然而它们被困在钢铁牢笼里,外面这苍穹大概并听不见。


大人们纷纷醒来,这哭声比机长广播要有用太多。王俊凯本来就没有睡着,他清醒地睁着眼睛,头靠在窗户上望着外面。在手机关闭,也不想抬手看手表的情况下,他不知道现在几点,可能晚上十一点多,可能更晚。飞机降到云层之下,可以看到延绵山脉旁的城市,灯火通明的道路变成一条一条细长的线,延伸到海边,海面是深黑色的一片,延伸到他视线不可及之处。从飞机上往外看到的景色一直是很美的,从几年前第一次飞国际到现在,他已经看过了云层之上的日出日落,还有云层之下的山脉海洋。喧闹的城市从高空俯视变成画作,看不见人和车,只有街道和房屋勾勒出棱角。


这种感觉很奇妙。王俊凯在他二十一岁的这一次午夜飞行中突然这么觉得。他无法描述这种感觉,只能依稀用几个关键词形容——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混乱的时差,万里之下陌生又美丽的城市。他就这么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沉默许久,逆着时间轴飞行的旅途给他一种逃离世界的错觉。要知道,从去年国庆节开始,到圣诞,新年,和马上将要来临的除夕,他都是在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的国家度过的。


而这次的工作很轻松,无非是穿上价值好几个零的行装,摆出刻意或随意的姿势,把自己好看的脸和身材用镜头定格。他现在在拍摄的All around the World主题的画报,基本上等于要求他在四五个月内环游世界。说实话他是很喜欢这份工作的,因为这可是环游世界,他正做着同龄人梦寐以求的事好吗?收起想家那一套,作为艺人他早就习惯了远离故土,并不是不曾想念,而是当习惯养成,感官就会变得模糊。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或者准确来说,时间才是。


时间是最浪漫的,最忠诚的,和最残忍的。


收起小桌板的时候王俊凯瞥见上面有一包餐巾纸。不得不说新的助理特别细心,这种小东西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派上用处。比如现在,王俊凯将纸巾递给了前座那位母亲,得到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年轻的女人在看到他的脸的时候顿了一下,他猜她认出来他是谁了,只不过哭啼啼的孩子不允许她分神。


你为什么要哭呢?想这样摸摸小家伙的发顶。但是安全带不允许他站起身。孩子哭得那么凄惨,就像是失去了全世界一样。可事实上他正窝在母亲的臂弯,被温柔地擦拭着脸颊,那可是全世界最温暖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哭,我都还没哭呢。


拥有全世界但是此时感觉一无所有的人,是我啊。


很讽刺了,处于人生中最无邪平静年岁的小孩子动不动就哭,而经历无数的大人却不允许掉眼泪。王俊凯不敢想象,如果他不经意的落泪被拍到的话,天呐,那些媒体会兴奋地夜不能寐吧,舆论爆炸,他们可是最开心的人。


我觉得是飞机降落前,小孩子能感觉到大人感觉不到的东西。唉,我是说……


这是王源在三年前,还是四年前说过的话。那时候他们坐在一起飞往日本的航班上,王俊凯记得很清楚。接着他们讨论了很多,甚至扯到了小孩子是不是能看到鬼。都市传说是少年夜话中不可缺少的主题,他们聊得很开心,他现在都记得那种感觉。以至于他还是花了一段时间来接受从某一天以后,他都要一个人飞行,一个人睡宾馆这件事。




单飞不解散,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走十年的约定还在继续,所有人都试图忽略他们三人貌合神离的事实。其实也没有那么糟,上飞机前他还收到了两位队友在微信群里的留言。Safe trip。Safe flight。从毛头小子,到那段青黄不接的年岁,再到迈进成熟的门槛,他们都是离彼此最近的人。无论这一路走来曾有过多少负面的情绪和争执,光是彼此成长见证者和陪伴者这一点,到最后他们还会是最关心彼此的存在,是最重要的人。


他一直是乐观热血的那一个,现在也是。但乐观不代表盲目,他早就对于现在的状况有了心理准备,相信另两人也是。以至于三年前某个盛夏的夜晚,他轻轻牵起王源的手晃了晃。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分开了,我们也要沿着自己的路好好地向前走。


王俊凯记得自己这么说,这就是他现在努力在做的事情。


而那时候王源没有看他,只是低着头踹了一脚路边的碎石子。夏夜的蝉鸣在两人耳边环绕,他没说话,但是很神奇,王俊凯似乎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不是那种互相了解情况下的知道,而是就像听见了他的心声一样知道。


后来他才明白那才不是王源的心声传来,那是他自己心底的回音。


——


无论何时你依旧前程似锦,而那里无我一并肩之位。


多好,多可惜。


最互相依赖的时光里,他们的关系远比旁人想象的要好。只不过现在他们都是独立的大人,于是一切都理所应当地像成长所带来的必然结果。记忆里的两个小少年还是玩累了满头大汗摊在一起的模样,他们笑着向未来的他们招手,然后说嘿,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见自己想见的人吧,总不会是穷途末路。


是穹途。


王源的眼睛依旧明亮,但是他侧颜的线条却慢慢锋利了起来,他说。


苍穹是你的颜色。


 


02


飞机落在了跑道上,然后降速滑行。王俊凯打开手机,先给母亲发了信息报平安,又联系了等着接机的助理。旧金山晚11:59分,奇妙的时间,王俊凯盯着手机看着时间跨过零点。新的一天,新的一月,二月一日小雨转晴。前座的小婴儿终于停止哭泣了,于是他的心情也好了一些。之前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的念头也散尽了,他必须承认自己是幸运的人,他拥有很多,比如说小婴儿的母亲终于有机会期求一个自己的签名。万人爱戴的孩子,只不过在午夜飞行时感到些许孤单。每个人都应该允许自己因为寂寞而感到无助,因为人类是群居动物,害怕被遗弃是天性之一。


所以为什么不在这时候打一个电话呢?


“……喂?你落地了啊。”


听着电话那头有鼻音的声音,王俊凯的眼角带上了笑意。


“嗯,刚降落呢。你怎么感冒了?”


“不是感冒,我刚睡醒啊。”


“啧啧,没通告的人真幸福。”


“我昨天才刚拍完戏好吗!!”


“杀青恭喜呀,期待首映会。”


“得了吧,首映的时候您还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呢。”


王俊凯笑了。电话那头的王源还跟从前一样,起床气导致他的声音软糯又带着怒气,少年清澈的薄荷音跨越时间和半个地球再次来到他耳边,变成了青年温和沉稳的声线。


“我现在站在停机坪上,这里可以看见特——别——宽广的天空。”王俊凯悄悄地跟跟在身边的工作人员比了个手势,他竖起食指,一分钟,就让他站在这里打一分钟电话。


王源没有说话,平稳的呼吸声代表他还在那边。


于是王俊凯继续说。


“我刚在飞机上,小电视里有放《长城》。可我都不敢看。”


“为什么?”


“我怕笑出声。”


“噗……哈哈。”


“还有刚降落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你以前说的话。你说小孩子能感觉到大人感觉不到的东西,所以才会在降落时一直哭。”


“然后呢?”


王源的声音轻了一些,显得迷迷糊糊的。


不会又要睡着了吧。


“然——后——”王俊凯转了个圈,仰起头,海边的夜空能看到星星,他想美国的空气真的比中国好多了,可是还是中国吃的好,啧啧。


“我看了很久夜空,想起了你说的穹途。这就是我的穹途了吧。”


他没头没尾地说起这个,甚至不确定王源记不记得这回事,能不能听懂这句话。毕竟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之后他们经历了额头亲吻和互相争吵甚至大打出手,再到王源一边哭一边对他发脾气,再到他摔了新买的杯子,还有三人一起疯玩了一天然后喝得烂醉,他还吐废了某一件衣服……


然后那些画面都渐渐变得模糊。只有这句话还记得特别深刻,穹途,这个词仿佛一个约定,带着不舍和释然,成为他生命中一道温柔的刻痕。


他等了一小会儿,又好像等了好久,久到他以为王源真的睡着了,在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听筒那边又传来了声音。声音闷闷地,就像说话的人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苍穹是你的颜色。”


无畏,自由,没有边境的颜色。


“沿着穹途一直走,一定会是很好的人生了。”


王俊凯眼睛一热,海风拂面,他的额发被掀起。


“那你呢,你过得好吗?”


“哈,我很好啊。”


对方一定没有被他的感性所感染,王俊凯自己嘲笑了一下自己这半夜伤感电台的style,匆匆结束了对话。


“那你接着睡吧,午安。”


“嗯,你晚安。”




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王源,就算他们还会有很多话要讲。王俊凯自知自己的语言此刻有些贫乏,他们俩的名字曾经被无数次放在一起,但现在他自己都造不出完整的一句话。美好的瞬间一直是短暂的,只有回忆起来的时候思恋被拉得很长,这是造物主的顽劣。


而现在,他要往前走了。


 


03




其实我还有句话没说完。


 


王源把脸埋在被子里,翻了个身。他鼻腔发酸,有点口渴,但是又懒得起床。他握着手机,手机里面有好多聊天记录和照片,这个小小的电子产品是他最珍贵的记忆匣子。


 


想说,时间不会停下,过去没法重来。


我也想修正很多事,但是已经太晚。后来我也相信,一切已经是最好的安排。


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们又重逢了,你也要好好迎接我。


就这样约定了。








END


《漫长的告别》有感。


很短很碎,随便写的,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283)
  1. 奶源萌坏小凯怡sir. 转载了此文字
  2. 代山怡sir. 转载了此文字
    一路向前

© 代山 | Powered by LOFTER